黑龙江双鸭山雪后零下二三十度,优尼亚打捆机玉米秸秆打捆作业,不仅人遭罪,机器也遭罪,零部件的间隙里面各种冻土。

打捆机停机一会不转,舱室里面的圆捆就上冻,粘在两侧铁板上面不动,当时看见真是给气乐了。

十多天在地里维修机器、调试机器,这罪受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,谁逼逼谁来,我自己一个人差点没坚持住,实在太遭罪了。

别提什么圣诞和元旦了,连小儿子的周岁生日都没能赶回去。

雪后的黑龙江田野,天高地阔。

发表评论